常安妮从梦里慢慢苏醒过来,躺在床上,眼睛都还没睁开,光靠着嗅觉,常安妮就已经知道妈妈在她的身边了,因为安妮闻到了一股香奈儿5号的味道。
  那是妈妈一直喜欢用的香水。
  传说用香奈儿女士自己的话说:“这就是我要的,一种截然不同于以往的香水,一种女人的香水。
  一种气味香浓,令人难忘的香水,强烈得像一记耳光一样令你难忘。”
  但是安妮却觉得,香奈儿5号的味道很像安妮夏天几乎每天都会喷的六神花露水。对,就是六神花露水的感觉。据说香奈儿5号还是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的最爱。
  安妮睁开眼睛,转头看见姥姥坐在床上,后背靠着床头正在读《赞美诗歌》,安妮又往落地窗前看去,妈妈正在窗前的沙发上化妆,只见妈妈披散着长长的棕色卷发,此刻正用手指轻轻地点涂着大地色系的眼影,安妮从床上爬起来,披散着乱糟糟的头发,发着呆。
  “妮妮,醒了?”妈妈一边点涂着眼影一边温柔地对安妮说道。
  “嗯,妈妈,小姨呢?”
  “小姨在隔壁房间洗澡呢!”
  “妮妮,你赶快吧,妈妈马上就收拾好了。咱们一会儿就出门了。”
  “哦!”安妮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从床上下来,两只脚踩在酒店的地毯上。
  “拖鞋在床头柜下面,把拖鞋穿上,赶紧洗漱去,洗完去一楼吃早饭!”
  安妮从床头柜下面取到了酒店的一次性拖鞋,穿上拖鞋,安妮从书包里取了洗漱包就向洗手间走去。
  进了洗漱间,安妮拿起牙刷,挤了一点牙膏,开始刷牙,刷好牙,突然发现自己忘记带洗面奶了,于是剥开洗手间的一次性香皂,在水里打湿出了泡泡,一顿往脸上乱抹,安妮还是照着用洗面奶的方法左三圈,右三圈地不停用手指抹着,然后打开水龙头安妮没有拧向热水那一头,凉水一阵冲,晚秋用冷水洗脸,那感觉那叫一个冰爽,等安妮从洗漱间出来,小姨已经好进来了。
  “姐,把你口红给我用一下。”
  妈妈没有说话,用眼神指了一下化妆包,示意小姨自己取。
  “你的口红怎么都是一个颜色?”
  “你要什么色?”妈妈抬眼看了一眼小姨说道,一边用右手食指和大拇指夹住CT的金色管身,轻轻点涂着柔软的唇,一边用右手无名指轻轻点涂着将口红涂抹均匀。左手拿着一张小小的化妆镜。
  安妮觉得妈妈涂口红的样子极美。
  “我看全是豆沙色,我看你一年四季都是豆沙色!就没见你用过别的色?”小姨边涂着妈妈的香奈儿唇膏,边抱怨着。
  “我的大小姐,我要上班的嘛,我又没你那个命,有人养,我上班涂个大红唇什么的,领导还以为我对人家有想法呢!”妈妈化完妆,开始收拾她的化妆品,一样一样往她的LV化妆包里面装。
  “拉倒吧,养什么呀,就我们家老刘那点工资,也就是饿不死而已,我呀,我是命苦,谁让我没有工作呢。你看你整天不是东京就是燕京,满世界打着飞的,用的不是香奈儿就是LV……”小姨语气酸酸地说道。
  “行了吧你,别废话了,赶紧走吧!”妈妈说着穿上了黑色风衣,背上了CHANEL的方形包。
  这是一款配有金属链条的双层翻盖可闭合方形包。也就是人们所熟知的2.55。
  “妮妮,给姥姥倒杯水,让姥姥把降压药吃上。”
  “哦”
  安妮赶紧从水壶里倒了热水,热水是刚刚烧开的,非常烫,安妮端着水杯往洗漱间的水池里,倒掉了半杯,然后加了一半昨晚倒了半瓶的矿泉水。
  安妮把水放进嘴里尝了尝,嗯,温度刚刚好,于是端着水杯,拿给姥姥,又从床头的降压药里面取了两片降压药,喂进姥姥的嘴里,看姥姥喝了水咽了下去。
  “妈,您感觉身体行不行?”小姨担心地问道。
  “妈,如果血压高,你就跟妮妮一起在酒店呆着吧,不要去了,那种场合,你去了我担心你身体受不了。”妈妈关切地站在姥姥床边说道。
  “咱们走!”姥姥终于开口说话了,昨天到现在姥姥几乎没怎么说过话。妮妮担心死了!
  出了酒店的门,安妮一家人打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北国春城殡仪馆方向驶去。
  安妮坐在副驾驶,侧着脸把眼神看向车窗外,早上的长城街头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每个走在大街上的人都不清楚自己下一个到达目的地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可是人们都各自忙碌着去奔向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安妮看着一路上的人和风景心里这样想着。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新的人出生,旧的人死亡。对于所有医护人员来说,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或许是因为每天都看着那些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离开这个世界,很多人总是认为自己已经能够看穿得了生离死别之间的事情了,可是直到了身边的人,也随着命运的转变离开了自己的时候,他们才感觉到有一丝丝的悲哀和伤感。
  虽然安妮从来没有见过小舅舅,也没有跟小舅舅通过一通电话,但是此刻安妮心里还是有一丝丝莫名的伤感,也许因为安妮太小,还没有到历经生死大事的年纪。
  那天以后安妮才从小姨口中得知小舅舅去世的一部分真相,小舅舅的死究竟是意外还是自杀,当然现在想这些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经过了公安局数天的检查取证,对于舅舅的神秘死亡,仍然是没有任何足够的证据说是一件谋杀案。
  虽然警察曾经透露出来有很多疑点,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来加以论证,而且小舅舅自杀的证据更甚于谋杀的证据,所以最终警察在市中心医院院长的要求下,还是暂时下了个纯属自杀的结论,让小舅舅的尸体能够早日进入火化炉里得到安详。
  公安局的警察们似乎对这个自杀的结论不是很赞同,可是由于多方的压力,最后不得不如此结案。
  小舅舅是医院的外科医生,医院的同事们对于小舅舅自杀的结论感觉到很莫名其妙,因为了解他的同事和朋友,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小舅舅的死是因为自杀,而且他们一致认为小舅舅的性格是不可能自杀的,但是他们却也没有证据认为小舅舅是被人为的谋杀的,所以一直到最后小舅舅的死因始终是个谜。
  结案之后小舅舅的妻子把尸体领了回去,医院的同事私底下开始议论得更加频繁了。就连小舅舅的丈母娘都觉得小舅舅去世的事情有些离奇,所以她不允许自己的女婿的尸体进入家门,而是直接运到了火葬场安放,宁可花多点钱也不想惹麻烦。
  小舅舅丈母娘这番举动,让更多的人都产生了想法。
  小舅所在医院的同事们,有的人怀疑这事情肯定小舅舅的妻子一家知道其中的原由,而又有的人认为小舅舅是被她丈母娘用巫术所害,因为平常就常听说小舅舅和他丈母娘一家人不合。
  反正小舅舅的事情一结案,医院开始对消息封锁放松了下来后,什么样版本的故事也都跟着飘出了小舅医院里喜欢八卦的人耳朵里。
  小舅舅已经8年没有回过姥姥家,事发后还是小舅医院的同事给妈妈单位打了个电话才联络到小舅家里人,妈妈当时接到电话,人还不在单位,在外地出差。
  今天就是小舅舅的举行丧礼日。
  在火葬场礼堂上,安妮耳边都是哭丧的声音缓缓的从礼堂中传出来,那种哭丧的声音很有节奏感,呜呜几声又一个大的停顿又开始。
  小舅舅的尸体就放在礼堂内,礼堂里来来往往挤满了人,左边的是小舅舅的同事们,而右边的则是小舅舅的妻子以及小舅舅妻子的家里人。
  看来平日里小舅舅在医院时候人缘还挺好,所以今天来送丧的同事明显比小舅舅老婆那边的同事和亲属要多。
  安妮跟着姥姥,妈妈和小姨,静静地站在那边,丧礼上气氛不禁有些让安妮黯然泪下。
  在小舅舅同事的人群中,安妮发现了一个男人看上去有些怪。
  那个男人脸很宽,身体十分的结实。他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不过安妮注意到,他的眼睛却很不老实,不时的会打量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两只眼珠子不安分的满世界乱窜。呆了不到10分钟,就走了。
  火葬场的大门口离礼堂还有一段距离,这是北国春城唯一的火葬场,规模很大,从门口走着进去逛整个火葬场,都要半个多小时才能逛完,不过似乎这种地方是不可能有人来闲逛的。
  安妮是第一次来火葬场,虽然是在白天,可是那感觉却还是令人很冷。
  不断有人陆续不停的走进丧礼堂,他们纷纷分别给小舅舅的遗体鞠了个躬,又站回到了同事们的队列里。
  快接近火化时间了,小舅舅单位的领导们也突然都来了,小舅舅的妻子一家显得很激动,边流着眼泪抹着鼻涕,边在感谢着领导们的关心。
  “他是个好人,不该那么早就离开了我们。”领导说道。
  小姨和妈妈早已经哭成了泪人,安妮心里虽然也难受着,但是安妮担心姥姥血压升高,所以一直紧紧握着姥姥的手,姥姥没有哭,只是安妮握着姥姥的手清楚的感受到姥姥一直都在不停地发抖。
  丧礼的最后一道手续,就是人们每人都拿上一朵花,绕着小舅舅的玻璃棺走过去看最后一眼死者,为他献上最后一朵花。
  安妮拉着姥姥缓缓走过了小舅舅的玻璃棺,安妮没敢看小舅舅的面容,一是因为害怕,二是她脑子里想的完全是姥姥的身体能不能承受,高血压晕倒,自己得把姥姥保护好。
  安妮不敢多看遗体,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当天的丧礼结束之后,因为还有其他事需要处理,妈妈跟小姨留下,让安妮带着姥姥先回酒店休息。
  深秋的北国春城已经冷起来了,安妮带着姥姥在殡仪馆门口等了许久,无数量出租车从她们身边开过,就是不肯停下来载她们。
  等~啊~等~
  终于等到了一辆出租车肯拉我们,安妮千恩万谢地搂着姥姥,坐上了车,离开了殡仪馆。

章节目录

生如夏花之少年的你和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兔飞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梓言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梓言梵并收藏生如夏花之少年的你和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