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他分神之际,一柄长枪狠狠的向他扫了过来。
  柯寄凡来不及躲闪被枪打中了头,他踉跄的往前栽了两步,但他还是不放弃的冲到行刑台上,带走了黎子初的头颅。
  白梵回到连城山庄已有三日,她每天吃了饭就会坐在山庄大门口等着顾连城他们归来。
  她现在只要听到一丁点坏消息就会掉眼泪,于亦玉惹不起她,便命那些人都走了后门。
  叶染殊陪在她身边安慰她说:“姐姐你别担心,于大人说庄主很厉害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你说我是不是该听于大人的话?”白梵深吸了一口气,回头望着叶染殊一本正经的问。
  “什么话?”叶染殊疑惑的问。
  “遗书啊,于大人说让我找顾连城写一份遗书,不然他哪天不小心挂掉了,我拿不到他的财产怎么办?”
  叶染殊听的嘴角抽搐,劝说她道:“还是别了吧,你不怕连城庄主揍你吗?”
  白梵想了想,道:“怕!”
  她双手撑着下巴嘟囔道:“可是我也怕没钱啊!”
  叶染殊望着白梵,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怎么也想不通她这个姐姐不知道是遗传了谁,怎么这么爱钱?
  他远远的看见向连城山庄而来的马车,他晃了晃白梵的胳膊,指着前方激动的道:“姐姐,你看有马车往这边过来了!”
  “哪里哪里?”白梵四处张望道。
  叶染殊无奈的道:“顺着我的手指看!”
  白梵揉了揉眼睛,坐回到门槛上,满怀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有些近视……”
  些许,车轱辘声到了耳边,白梵才起身迎了过去,当她看见从车上走下来的黎子初时,畏惧的往一旁退了两步。
  “黎子初?”
  黎子初拱了拱手,恭敬的道:“大小姐!”
  白梵微微点了点头,贺轻安从马车里蹦出来跳到白梵面前,笑着问:“怎么样啊大小姐,你有没有想我?”
  白梵嫌弃的把他推到一旁,她掀开帘子发现马车内空空如也,焦急的问:“连城叔叔呢?”
  “庄主怕你烦他,往后门去咯!”贺轻安摸着头说道。
  烦他?难不成我还真能让他写遗书不成?
  白梵气的咬牙,狠狠一脚跺在贺轻安的脚上,贺轻安的脸顿时刷红了起来。
  贺轻安小心翼翼的把脚从她的脚下抽了出来,他捂着脚疼的哇哇大叫:“我说大小姐,下次谁惹你你揍谁好吗?我真的好无辜啊!”
  白梵咬牙道:“我也想揍他啊,可是我揍不过啊!”
  她大步走进了庄内,叶染殊将一个药瓶塞到了贺轻安手中,道:“这是上好的伤药,你擦两天就没事了!”
  说完她便急忙去追白梵:“姐姐,你等等我啊!”
  贺轻安看了看手中的药瓶,他抬头问黎子初:“这个小姑娘是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
  “不知,也许是新来的吧!”黎子初淡淡答道。
  白梵没有去找顾连城,而是回到院子里收拾了包袱,叶染殊站在门口担忧的问她:“姐姐你这是要去哪?”
  “我要出去几天,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去啊?”白梵笑着问她。
  叶染殊连忙点头,心想自己当然要去啊,你一人出门,万一路上遇到什么不测可怎么办?
  “既然要去,那还不快回房间收拾东西?”白梵皱着眉说。
  “是!”叶染殊应了一声便回了房间。
  白梵拿着包袱起身,不小心将放在梳妆台上的狮子帽扫落在地,她捡起狮子帽轻轻的拍去了上面的灰尘,对着镜子将帽子戴在了头上。
  她没有等叶染殊,她方才也只不过是想把他支开罢了。
  等叶染殊收拾好包袱跑来白梵房间是时侯,她却已不见了踪影。
  叶染殊手紧紧捏着包袱,额头青筋暴起,心中无比懊恼:我怎么没想到她是要支开我呢?
  我真傻。
  她随手将包袱丢在白梵房间的贵妃椅上,离开院子的时候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顾连城等人。
  他一改方才气愤的模样,含着泪跑上前去抱住了于亦玉的大腿,呜咽道:“于大人,姐姐不见了!”
  “这女孩是谁?”顾连城皱着眉问。
  于亦玉指着叶染殊干笑着向顾连城解释道:“她叫叶染殊,是大小姐新收的小弟,哦不,是小妹!”
  他轻轻拍着叶染殊的背,温柔的说:“染殊你仔细说说,大小姐怎么就不见了?”
  “方才姐姐回房间收拾东西说要出去玩几天,我说我也要去,她便让我回房间去收拾东西,可是当我收拾好包袱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却已经走了!”
  叶染殊紧紧抱着于亦玉的大腿,悲伤欲绝道:“于大人,你说姐姐是不是不要我了?”
  “别哭别哭,说不定她只是去厕所了!”连忙安慰他道。
  顾连城眉头紧锁,勃然大怒道:“金丹羽,传我命令封锁所有出庄通道,另外派出所有人去把白梵给我找回来!”
  “是!”金丹羽犹豫着应了下来,但却并无动作。
  “你还在等什么?”顾连城斥责道。
  “我马上去办!”金丹羽被吼得一个激灵,快步离开了。
  金丹羽离开了,于亦玉干笑着说:“你不必如此大动干戈,说不定她只是出去买点零食逛逛街呢,你也知道她才收了几十万两回来……”
  “你给我闭嘴!”顾连城瞪着他道。
  于亦玉悻悻的笑了笑,抱起叶染殊往金丹羽离开的方向去。
  他抱起叶染殊的时候他不禁抱怨了一声:“看不出来啊,你小小个子怎么会这么重?”
  叶染殊无奈:谁让缩骨功不缩体重呢。
  正准备去饭堂的贺轻安撞见了急匆匆的金丹羽,他笑着打趣他道:“神医,这么急要去做什么?是院子里的毒蛇溜出来咬人了吗?”
  金丹羽没有理会贺轻安,贺轻安挠着后脑勺自言自语道:“他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正当他疑惑时,于亦玉抱着叶染殊走了过来,他连忙抓住了于亦玉的胳膊,问:“神医他怎么了?”
  “被庄主骂了呗!”于亦玉淡淡道。
  被庄主骂了?
  贺轻安不解,问:“庄主为什么骂他?难道是因为他给庄主配错药了?”
  于亦玉叹了口气道:“大小姐离家出走了!”
  说罢,他将叶染殊交到了贺轻安手中,道:“这是大小姐新收的小弟,你好好看着她,我去帮金丹羽找大小姐!”
  说完于亦玉就离开了。
  贺轻安回过神来,连忙将叶染殊放到地上,揉着酸痛的手腕抱怨道:“你怎么这么重啊?记得晚上少吃两碗饭啊!”
  叶染殊向他翻了个白眼,嫌弃道:“不是我重,是你太虚了!”
  “我……”
  贺轻安辩解道:“谁说我虚了?”
  叶染殊懒得与他争辩,转身跑去追于亦玉。
  白梵的轻功很好,多次躲过了找她的护卫,但不巧的是天偏偏下起了大雨,大路不能走,小路又非常泥泞。
  天渐渐暗了下来,她艰难的从树林往山下走去,眼看就要走出连城山庄范围了,却撞上了金丹羽亲领的小队。
  金丹羽走到她面前笑着说:“大小姐,雨大出门不便,你若想出去玩,等天晴我陪你去啊!”
  白梵不语,金丹羽握着她的肩挑眉道:“随我回去吧,淋雨久了得风寒是要吃药的,你不是最怕苦的吗?”
  白梵将金丹羽的手从自己肩上挪开,别过头淡淡道:“我不想回去!”
  “为什么?”
  金丹羽不解,问:“你可是在和庄主赌气?”
  “大小姐,你若是有什么不满可当面与庄主只说……”
  “我哪敢不满他啊!”白梵冷笑着打断金丹羽道。
  她取出蛇骨鞭指着金丹羽道:“你不要再拦我了,今晚我是走定了!”
  “大小姐,你若执迷不悟的话,那我们只有得罪了!”
  金丹羽向身后的黑衣护卫招了招手,黑衣护卫立即散开将白梵团团围住,齐声道:“大小姐,得罪了!”
  他们将手中绳索向白梵挥了过去,白梵四处躲闪,麻绳如鞭,在白梵身上留下了血痕。
  “不要伤她!”金丹羽在一旁焦急喊道。
  黑衣护卫们的动作轻了许多,白梵趁机逃离,看着渐行渐远的白梵,金丹羽心急如焚。
  大小姐跑了,回去要如何与庄主交代?
  金丹羽来到顾连城房间,他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他敲开门,发现顾连城躺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他拱手忐忑道:“庄主,是我无能,没能拦住大小姐!”
  顾连城闭上了眼睛,他没有责备金丹羽,而是语气极为平淡的说:“我知道了,你走吧!”
  金丹羽抬头看了眼顾连城,犹豫的应了声便转身离开了。
  “噗!”
  顾连城侧身吐了口鲜血,金丹羽连忙折回来扶住他。
  气急攻心。
  金丹羽坐在他身边,将他的头枕在自己腿上,他从怀中取出一粒黑色药丸塞到顾连城嘴中。
  “你还好吧?”金丹羽问。
  顾连城摇头苦笑,自言自语道:“我是哪里做的不好,她竟然离家出走!”
  于亦玉从门外走进来,冷冷道:“你万事都避着她,她心中自然有所顾虑,上次你骗她回客栈后偷偷带黎子初离开时我就觉得不妥。”
  “我是为了她好!”顾连城解释道。
  “这些都是你的想法,你可有考虑过她的感受?”于亦玉冷声道。
  “你让她回客栈她做到了,你却偷偷溜走不辞而别?
  她担心你,每天吃了饭就坐在门口守着,你却回庄都绕着她往后门走,你说她的心里会怎么想?
  我觉得她离家出走也是情有可原!”
  “你……”金丹羽皱着眉呵斥于亦玉道:“你到底是来劝他的还是来刺激他的?”

章节目录

江湖路远债路不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兔飞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过江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过江仙并收藏江湖路远债路不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