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我就是图个好受。我明天就约吴晓曼。”
  “好,等你的好消息!记住,最好给她买个礼物。任何女人对礼物都是没有免疫力的。”
  “记住了,谢谢提醒。”
  挂了电话之后,薛星突然想到,如果这次陈震拿到了云城这个大项目,就算他之后再拿到了帐目和名单,也是没有用的。
  因为那时陈震通过得到项目提升了信誉,凭他那张把死人吹成活人的嘴巴,很快就会化解别人对他的疑虑,他也不会被那些债权人所攻击。
  所以扳倒丁原,阻止陈震拿到项目,让他破产,才是眼下薛星的头等大事,才是刻不容缓的事。
  但拿帐目和名单也是很重要的,薛星决定双管齐下。
  回到笑笑家里,已经十点了,他是把女儿哄上床,他才回来的。
  开门的时候,他发现自家门内有光透出来。
  王絮儿还没有睡?
  也知道她身体如何了,恢复得怎么样了。
  如果是以前,她稍微有点头疼脑热,薛星都是急得不得了,百般呵护。
  而现在,她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不知道,她是否会有感触?
  现在,她是否觉得家已经空空荡荡了?
  现在,她是否后悔把自己的丈夫推向另一个女人?
  突然,薛星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陈震为何如此急于和吴晓曼离婚?
  难道是为了娶王絮儿?!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以前,他认为陈震只是和王絮儿玩玩,不可能当真。
  但是,现在他为什么主动要离婚呢?
  毕竟他和吴晓曼之间的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怎么偏要在此时离婚呢?
  这个事情也说明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陈震对经开区的工程是志在必得了,否则,他拿什么和吴晓曼离婚?
  按照黄洋的说法,吴晓曼正在和他谈离婚条件,那肯定涉及到了财产金钱。
  种种迹像表明,丁原已经被陈震拉下水了,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就在薛星要开门的时候,他听到自家门内传来动静,有脚步声!
  难道,陈震在屋里?
  卧槽,现在女儿不在家,他们俩个正方便苟合啊!
  但是,王絮儿不是有病吗?
  他正在猜测时,门突然开了!
  薛星措手不及,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然后,他就看到王絮儿站在门里面。
  他瞟了一眼王絮儿身后,没有其它人。
  “老公...薛星,你怎么在这里?”
  王絮儿很是惊讶,但脸上又有几分高兴。
  她的声音有气无力,显然还没有痊愈。
  薛星自然不能说自己就住在隔壁。
  但他更不能说自己是来看她的。
  薛星脑子一转,说道:“上次收拾的时候,我的表落在家里了,这么晚我以为你睡了,所以,我才过来拿。因为明天我要去面试,希望能穿得体面点。”
  他一般没有戴手表的习惯,所以那次收拾的时候是真的忘拿了。
  薛星觉得现在自己就是个扯谎专家,什么谎话信口就来。
  他活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你进来吧!”她柔柔地说道。
  薛星这注意到,王絮儿身上穿着睡衣,假装不在意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出门?”
  “肚子饿了,我是想到小区小卖部买包方便面。”
  薛星眉头下意识地皱了一下...
  这么晚了,她居然还没吃饭,关键是,她现在是病人!
  “你之前怎么不吃饭?”
  “没胃口。”她说道,“现在才感觉饿了。”
  看着她那纤弱的模样,薛星突然想起了那句‘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他的心一下子软了。
  算了算了,不为别的,好歹她是囡囡的妈。
  而且她还是个病人。
  “吃方便面没有营养,我给你下碗面吧!”薛星冷声道,面无表情。
  王絮儿的眼中闪出一抹亮色,然后说道:“可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了。”
  她前天晕倒在家里,昨天待在医院,今天恐怕也没出门。
  “等着,我下去买!”薛星冷道。
  “谢谢你!”
  “嗯。”
  他转过身去,眼眶已经湿润了。
  曾经,多么相爱的一对人,多么亲切的相处,现在变得这么客气,这么不寻常了。
  附近的超市都关了门,不过还有那种24小时的便利店。
  薛星进去买了面条、鸡蛋、火腿肠,还有一些她喜欢吃的零食。
  王絮儿一直没有关门,站在门口等着他。
  看到他提着大包的东西回来时,王絮儿的脸上露出苍白的笑容。
  “你别想多了,因为你是囡囡的妈妈,我不想她看到你这个样子。”
  薛星这句话不止是说给她听的,也是说给自己。
  王絮儿带给他的耻辱,他不会忘记。
  “我知道。”王絮儿低低地说道,双手绞着衣角,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低眉顺眼。
  她知道自己真的错了。
  错得离谱。
  “等会,我去煮面。”薛星不敢再面对她。
  “嗯!”
  她打开电视,然后坐在沙发上。
  十分钟后,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火腿肠面端在了她的眼前。
  王絮儿一下子就哭了,泪珠儿不停的往下掉。
  薛星眼角也湿润了,慌地转身说道:“趁热吃,我进去找那块表。”
  说着,他就转身走进女儿的房间。
  很快就找到了那块表。
  这块表是薛星升任审计部部长的时候,王絮儿给他买的,花了一万多块,着实让他心疼了好久。
  薛星现在还记得当时她说的话——
  男人的手表就相当于女人的包包,是男人不能缺少的佩饰。
  从那以后,在比较重要的场合薛星才会戴上。
  曾经,这是爱的证明。
  现在,他感觉是讽刺。
  他升职也就是大半年前的事儿,而那个时候,她已经跟陈震鬼混在一起了。
  薛星把表揣进衣兜里,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站在窗子前,抽着烟。
  外面万家灯火,对于他来说,却是物是人非。
  ......
  王絮儿坐在沙发那里,茶几上的面碗里还剩了一点面。
  见薛星出来,她站了起来。
  “手表找到了,我要走了。你自己不要饿着自己,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女儿着想。”薛星冷着脸嘱咐道,转身就走。
  王絮儿一把拉住了他:“不要走!”
  “没有这个必要。”薛星试图甩开她的手,居然没有甩开。
  他不敢用力,毕竟王絮儿还是个病人。
  王絮儿两只手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放开。
  “我害怕。”她低低的说道,“昨晚我回来,我就害怕,以前有女儿在,现在女儿也不在家里。”
  “你找陈震来陪你吧。”薛星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不会找他的,真的,那三十万,我不要了。”
  她的声音在颤抖,人也在颤抖。
  薛星回过头来:“你舍得?”
  “舍得,舍得!”她直点头。
  “呵呵,我可是听说陈震要和他老婆离婚了,他是不是要娶你呀?这样一来,你当然可以不要那三十万了,反正是一家人了。”
  “我不知道他离婚,我也不会和他结婚。”
  “行了,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松开,我要走了。”
  “扑嗵!”
  她直接跪下了。
  “求求你,不要走,我一个人害怕!”她声泪俱下地说道。
  “你害怕什么呢?你以前外出提货,不也是一个人待在宾馆?”
  “不一样的,那时你会想着我,你想着我,我就不会害怕。可现在,你不想我了,我就感到害怕。我感觉我像个孤魂野鬼似的。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害怕下地狱。”
  她的全身都在发抖。
  薛星抿着嘴唇,胳膊上暗自用力,想让她扶得更稳一点,嘴上却非常不客气:
  “不至于吧,你还是比藩金莲强一些!”
  “求求你,真的别走,我没有其它的想法,就是希望你待在这个屋里。”
  “我可以待在这里一个晚上,那以后呢?”
  王絮儿眼神一下子迷离了。
  然后,她就松开了薛星的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薛星可以陪她一个晚上,以后呢,人生还这么长,薛星还可能陪着她一辈子?
  “没有我,你也可以活得很好的,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了。”
  薛星这么说着,大步朝门口走去。
  千万不要心软,不要心软!
  你今晚要是留下了,你就输了!
  不管她害不害怕,那都是她必须面对的,是她放弃了这个家!
  薛星推开门走了出去,脚重似千斤。
  在关上门的那瞬间,薛星听到了她的哭声。
  一种绝望的哭声。
  一关上门,薛星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他靠在家里的门外,久久没有起身,只有星星点点的烟火在黑暗中忽明忽灭。

章节目录

妻子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兔飞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逍遥无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逍遥无我并收藏妻子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