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寒风透着这木窗的缝隙漏了进来,将屋内的烛火吹的忽明忽暗,宋若司这时起身去将窗子牢牢的关紧,又回过身来,看着上官皎若,似乎在等待她的答话。
  上官皎若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没有寒风的吹嘘,屋内一下子静了不少。
  “我若是说是你会信么?”
  “自然是不信的,依你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若无其事的来恭祝鄙亦登基?”宋若司猜想上官皎若来此一定是有目的的——不仅仅是为了帮那两个小姑娘,她与鄙亦的深仇大恨足以将他千刀万剐了。
  上官皎若浅浅一笑,点了点头,也并未说什么,而宋若司也不再过问,事情未发生之前,谁都不可以信任,孰正孰邪,还需等待。
  .
  乐赋和萝萝坐在屋内各怀心事,一个趴在窗子前,一个躺在床上。
  “萝萝,你说这一次我们需要待多久才会回去?”乐赋乌黑的眸子望着窗外,她是第一次看这靈邑国的景色。
  虽然被白雪覆盖住了,可是她还是觉得好看,一种凄凉的美,若是四季分明,则会更加的好看吧。
  她似乎很快的就忘记了自己所要担心的事情,现在只觉得十分平静。
  萝萝在床上翻了个身,闭上了眸子:“或许几日、十几日、亦或是几个月吧……这是我第一次离开一夕屋。这北临的靈邑国真特别……”
  乐赋回过头看了看萝萝,忽然道:“萝萝,你想出去转转么?”
  “可是这里来的时候也看见了,根本没什么人影……虽是大国,可现在的这种情形也太过于凄凉了。”萝萝道。
  “走吧,我也想去转转,虽然没什么人,可是看看这雪景也是好的。”乐赋说着走了过去将萝萝拉起身来,萝萝拗不过她,便跟着一起下了楼。
  二人趁着晓巷酒馆没人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一路小跑到了拐角处才停下来。
  “我们、为什么要跑?”乐赋轻轻喘着气疑惑极了。
  “我觉得皎若大人是不会让我们乱跑的。”
  “可是我们只有出来转转才可能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其实是,乐赋想要看看自己曾经生活了一百多年的国家究竟是什么样的,邬楼城虽是冰山一角,可看了这的样子她也满足了。
  .
  “国师大人,属下已将乌圆国的二皇子一同送去了晓巷酒馆。”
  屋内的姜天冬躺在摇椅上闭着双眸,半晌轻轻点了点头:“好,下去吧。”
  “没有其他事情要吩咐吗?”史贞镶问道。
  “不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一人操办,对了,你明日去帮我找一个地方。”说着,姜天冬起身走到了书桌旁,从一本书下取出了一张图来递给了史贞镶,“喏,找这个地方。”
  史贞镶接过图来一看,是一幅画,那画上画的是一面酒旗,虽然瞧着十分破旧,但看着似乎也有些眼熟,他盯着那看了许久,问姜天冬:“国师,这画上的东西看着十分眼熟……”
  “哦?”国师大人一挑眉,像是十分惊奇,史贞镶若是知道了,那守株待兔还不就是个简单的办法,“那这是什么地方?”
  “属下有点记不清了……不过我可以想一想……”史贞镶说着又低头看着这幅画,红色的酒旗……
  酒旗?酒馆才会有,想起来了!
  “是晓巷酒馆!”史贞镶道,“属下今日送乌圆国二皇子去晓巷酒馆时便见到了晓巷酒馆屋前悬挂的酒旗,但不同的是,图上这只酒旗十分破旧,而晓巷酒馆的则十分新。”
  姜天冬恍然大悟,嘴角微微上扬:“我竟然没想到就是晓巷酒馆,好,你下去吧。”
  “那这地方属下还要去吗?”
  “不用了。”
  史贞镶答了句“是”,便转身要走,身后的姜天冬又忽然叫住了他。
  “等会,你还是去别地在找找这个地方,说不定不止晓巷酒馆有这种酒旗。”姜天冬想了想,觉得还是让史贞镶去别处找找这样的酒旗,说不定还有一模一样的。
  “属下遵命。”
  史贞镶走后,姜天冬立刻向邬楼城出发。
  那个梦、晓巷酒馆,恰巧是在乌圆国二皇子左丘川柏来的今日他将他们安置在那,会不会在那里可以找到与他做同样梦境的人?
  但是这些梦究竟想要告诉他什么呢?
  .
  “小赋,你不冷么?”萝萝挽着乐赋的手,她感觉到,乐赋的手很凉,尽管自己的手也很凉,可是她觉得,乐赋的手比自己的还有冷。但是为什么,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冷?
  曾经居住在靈邑国一百多年的乐赋,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寒冷的天气,虽然手是冰凉的,可是她并不觉得寒冷。
  “不冷。”
  “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萝萝道,她担心上官皎若一会发现了她们不在会不会着急。
  还是不要给他们添麻烦了。
  乐赋点了点头:“嗯,我想去前面看看,一会就回去,萝萝你若是冷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很快的。”
  “不行,我得跟着你一起去。”萝萝还是不放心让乐赋一人在这陌生的地方独自走动。虽然说现在这邬楼城没什么人,可万一就有坏人来了这呢?
  “好。”乐赋笑着答应。
  往前是一家又一家紧紧闭着门的店铺,她们就这样在这个开满了店铺的街道上行走。
  乐赋感觉这种情形十分的奇特。

章节目录

帝姬是朵黑莲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兔飞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冬烘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烘阿并收藏帝姬是朵黑莲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