蓟城,河院小屋。
  “什么!柳叔你居然……”
  少年话说一半,变被一旁的柳咏捂住了嘴巴。
  “嘘,这可是绝密,你能不能低调一点。”
  高渐离被捂住嘴巴,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一些,可是,能不激动嘛,谁能想到这与自己同食同居的文艺老中年居然就是名剑山庄的掌门人,英雄榜排名第三的飘香剑柳飘香啊。
  见高渐离疯狂点头表示自己已经会意,柳飘香这才把手从他的嘴巴上拿开。
  高渐离坐于床头,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位绝顶高手,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世所罕见的一块美玉,当年秦王看和氏璧,恐怕也就不过如此。
  柳飘香被盯得有些烦了,“看够了没有?”
  高渐离小手撺掇着下巴,意味深长道:
  “嗯,不错,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
  “什么没看错?莫非你早就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
  “那倒不是,只是第一次见柳叔你,就觉得你这面相,就是典型的门阀领袖或者诸侯帝王的面相,你看看,现在这不就全对上了嘛。”高渐离两手一拍,显得颇为得意,“柳叔你说你身为堂堂天下剑宗的掌门人跑到关雎楼当个击筑师你图啥啊?莫非看上那理思思了?”
  柳飘香不去理会高渐离的荒唐言语,正色道:
  “我有要事在身,不得不如此。”
  高渐离更加来了兴趣,
  “要事,什么要事?莫非和那些掳走理思思的人有关?”
  “你都看到了?”
  “虽然没怎么注意到那些人,不过看你火急火燎地追出去,猜也能猜到了。”
  “果然啊……”
  “果然什么?”
  “你果然是个修炼奇才,能在那么混乱的环境下看清楚我的动作,身为一个尚未踏入修炼之途的人来说,已经算是翘楚了。”
  “哟,怎么,考虑收我为关门弟子?”
  柳飘香不动声色,试探道:
  “有兴趣吗?”
  听了这话,高渐离没有丝毫犹豫,直截道:
  “完全没有,我这个人不大爱打打杀杀,柳叔你要真有心教我,不如教一些其他东西。”
  这下可让柳飘香有些不解了,不仅不解,甚至还有些挫败感,这世上拒绝他的人,实在是不多见的,更何况他是要收徒,要知道能当柳飘香的徒弟,这可是无数人的梦想,可偏偏,在以实力为尊的当今世道中,这天赋绝佳的燕国少年高渐离却是对修炼一途毫无兴趣,实在不免让人感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虽说不解,可更让柳飘香好奇的是,这高渐离到底想要让自己教他些什么。
  “哦?你想学什么?”
  高渐离浓眉一挑,把手指了指他帮柳飘香带回来的那一只筑,眼神中充满了想往,“我想学击筑。”
  好小子,还真就是个文艺青年呗。
  “好,我答应你,教你击筑,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的身份你得替我隐瞒,还有我要做的事,你不要插手,不然以你的水平,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勒,听柳叔你的。”
  “还坐这儿干嘛,回自己房间去,我要休息了。”
  “好勒,师父,徒儿这就走了。”
  臭小子,倒是挺机灵。
  教授琴艺,也算是个老师了。
  想不到我柳飘香以剑冠绝天下,到头来收的第一个徒弟,居然要我教击筑,唉,这世道,可真是太无常了些。
  刘飘香手扶着有些老旧的筑,心中暗自感叹。
  月照厅堂,碎碎幽光。
  幽光,红色的幽光在铁甲炉内闪动。
  蓟城,河院小屋。
  “什么!柳叔你居然……”
  少年话说一半,变被一旁的柳咏捂住了嘴巴。
  “嘘,这可是绝密,你能不能低调一点。”
  高渐离被捂住嘴巴,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一些,可是,能不激动嘛,谁能想到这与自己同食同居的文艺老中年居然就是名剑山庄的掌门人,英雄榜排名第三的飘香剑柳飘香啊。
  见高渐离疯狂点头表示自己已经会意,柳飘香这才把手从他的嘴巴上拿开。
  高渐离坐于床头,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位绝顶高手,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世所罕见的一块美玉,当年秦王看和氏璧,恐怕也就不过如此。
  柳飘香被盯得有些烦了,“看够了没有?”
  高渐离小手撺掇着下巴,意味深长道:
  “嗯,不错,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
  “什么没看错?莫非你早就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
  “那倒不是,只是第一次见柳叔你,就觉得你这面相,就是典型的门阀领袖或者诸侯帝王的面相,你看看,现在这不就全对上了嘛。”高渐离两手一拍,显得颇为得意,“柳叔你说你身为堂堂天下剑宗的掌门人跑到关雎楼当个击筑师你图啥啊?莫非看上那理思思了?”
  柳飘香不去理会高渐离的荒唐言语,正色道:
  “我有要事在身,不得不如此。”
  高渐离更加来了兴趣,
  “要事,什么要事?莫非和那些掳走理思思的人有关?”
  “你都看到了?”
  “虽然没怎么注意到那些人,不过看你火急火燎地追出去,猜也能猜到了。”
  “果然啊……”
  “果然什么?”
  “你果然是个修炼奇才,能在那么混乱的环境下看清楚我的动作,身为一个尚未踏入修炼之途的人来说,已经算是翘楚了。”
  “哟,怎么,考虑收我为关门弟子?”
  柳飘香不动声色,试探道:
  “有兴趣吗?”
  听了这话,高渐离没有丝毫犹豫,直截道:
  “完全没有,我这个人不大爱打打杀杀,柳叔你要真有心教我,不如教一些其他东西。”
  这下可让柳飘香有些不解了,不仅不解,甚至还有些挫败感,这世上拒绝他的人,实在是不多见的,更何况他是要收徒,要知道能当柳飘香的徒弟,这可是无数人的梦想,可偏偏,在以实力为尊的当今世道中,这天赋绝佳的燕国少年高渐离却是对修炼一途毫无兴趣,实在不免让人感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虽说不解,可更让柳飘香好奇的是,这高渐离到底想要让自己教他些什么。
  “哦?你想学什么?”
  高渐离浓眉一挑,把手指了指他帮柳飘香带回来的那一只筑,眼神中充满了想往,“我想学击筑。”
  好小子,还真就是个文艺青年呗。
  “好,我答应你,教你击筑,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的身份你得替我隐瞒,还有我要做的事,你不要插手,不然以你的水平,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勒,听柳叔你的。”
  “还坐这儿干嘛,回自己房间去,我要休息了。”
  “好勒,师父,徒儿这就走了。”
  臭小子,倒是挺机灵。
  教授琴艺,也算是个老师了。
  想不到我柳飘香以剑冠绝天下,到头来收的第一个徒弟,居然要我教击筑,唉,这世道,可真是太无常了些。
  刘飘香手扶着有些老旧的筑,心中暗自感叹。
  月照厅堂,碎碎幽光。
  幽光,红色的幽光在铁甲炉内闪动。

章节目录

易水寒桃源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兔飞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进击的胡汉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进击的胡汉三并收藏易水寒桃源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