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上)
  就是过于……安澄想了半天,只能想出这么个形容词——慈祥。
  就像是祖母和外祖母看她时候的样子,若说是少年老成,可是安淇就不是这样的,一副过于慈眉善目的模样,在一个少女脸上,怎么都觉得奇怪。
  让安澄浑身不自在。
  正估摸着大概大姐姐那边时间也差不多了,犹豫着要不要放了这位魏姑娘的时候,沈氏那边来人叫安澄安湄了。
  “姑娘们在这儿?叫奴婢好找。”来的人是荷香,说话脆生得很。
  “前面太太叫您二位去呢,五姑娘六姑娘已经过去了,就差着姑娘您们了。”
  荷香两句话把差事说完,才瞧见一旁的魏晶,她是跟着沈氏在外面张罗的,一眼就认出了人,“这位是魏大姑娘吧?”
  “外面魏太太也找您呢,不成想在这儿和两位姑娘说话。”
  “不如一起过去吧?”
  魏晶是巴不得荷香这么说一句话,好让沈氏亲眼看出来自己和安澄相处和睦。
  便温和的勾了嘴角,点点头,“也好。”
  “我把表妹送到前面去。”
  等到了前面,沈氏正等着安澄安湄呢,不成想先瞧见了魏晶,收起眼中的诧异,只是客气的笑着,“魏大姑娘怎么也和我家这两个姑娘在一起?”
  “必定是她们闹着你了,倒难为你,肯陪她们玩。”
  魏晶等的就是这句话,矜持一笑,“二婶客气,澄表妹乖巧得很,并不闹人。”
  却是认了自己是陪着安澄玩的话了。
  沈氏不再和她多说,让人把魏大姑娘送到魏太太宋氏那去后,看着安澄安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日子,你们两个也不说去个好找的地方,给我添乱!”
  语气也不甚严厉,别说安澄,就是安湄也不甚怕,笑嘻嘻的给沈氏请礼赔罪。
  沈氏本就没生气,“行了,快去那边院子吧,今儿该你们陪着那些未出阁来见礼的姑娘们的,你们五姐姐六姐姐已经在那里了。”
  “记着,今儿你们是主,就要拿出主家的气魄来,该让的时候让着,该让奴婢拿什么东西只管拿,该不用客气的时候也不必客气了,知道吗?”
  看安澄安湄都点了点头,沈氏也不算很放心,安池安淑不知道参加了多少闺阁间的宴会,那些人都见熟了,该有什么事,该见什么人都是清楚的。
  这两位姑娘却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所幸是在自己家,池姐儿淑姐儿还有纹姐儿都在,会照看她们——不放心也得放心,总要走这步的。
  思前想后,还是让荷香跟着她们两个一起过去——荷香机敏,刚才那些姑娘们也都瞧见了这是跟着她的人,就是有那什么小心思的,也得收敛些。
  待的安澄安湄到了一边的流萍阁的院子里,就听到了一片笑声,其中还掺杂着几个姑娘家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安淑原本在和一个安澄安湄不认识的姑娘家说话,看见她们两个来了,伸手笑着拉住她们两个,和对面的姑娘介绍,“明姐姐,这是我的两个妹妹,澄姐儿,湄姐儿。”
  “以前一直在蜀中的,怕你们没见过。”
  对面的“明姐姐”很是担得起这个“明”字,长得明艳大方不说,一笑起来眼睛极亮,看着只觉得大气而不凌人。
  “淑姐儿,你这两个妹妹回来这么久,也没见你举办个诗会花会的,叫我见见。”这位“明姐姐”看上去和淑姐儿也是熟的,说话间虽然是埋怨,却也可见亲昵。
  “好容易你姐姐今天出阁,终于舍得让满京城的闺秀认识认识你妹妹了?”
  不等安淑开口,旁边就有人插了话。
  “明乐县主不知道,若说有福气,这事儿上倒是臣女最有福气,早在二三月份的时候,我就在千桃林见了一次澄妹妹了。”
  “但是这位……”林二姑娘打量了一下湄姐儿,“却是那天没见到的,或是没去?”
  安湄落落大方的行礼,“这位姐姐好,那日我病了,母亲才没放我去,不过六姐姐带给我的糕点,我也尝了,香甜得很。”
  “哦……”林二笑的依旧单纯活泼的模样,也不说信了,也不说没信,“还真是巧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无心人听个热闹,有心人却是半笑不笑的。
  “倒是湄姐儿没有和你两个姐姐一样的福气。”
  言语间好似真的在为湄姐儿惋惜。
  这算是林二常用的招数了,端着个天真的外皮,说些似是而非又让人无从认真辩解的话。
  安池便是这时候过来的,“林二姑娘,林大姑娘今日没来吗?”
  林二提起姐姐,笑的更加灿烂,“没来啊,如今订了亲,不好在外走动了。”
  安池笑着点点头,“说起来,林大姑娘这门亲事也是姻缘天定了,不过追根究底,还是林大姑娘那天走失了路。”
  “说来也是巧了,林大少爷并那么多的丫鬟奴仆都没看住个素日不出闺门,走不上几步路的千金小姐。”
  “林二姑娘,您说好笑不好笑?”
  安池平日里人缘不错,虽是庶女,可安淇对她素来很好,因此也有几个人家的姑娘与她交好的,在旁边用帕子捂着嘴偷笑。
  “许是老天爷的意思吧,偏偏巧的大姑娘那天就被蹿腾着要出门。”
  “偏偏巧的那么多双眼睛就看不住一个人。”
  “偏偏巧的这事儿闹的人尽皆知。”
  安淑扬眉拍手笑道,“可不就是无巧不成书了?林二你说对不对?”
  往日里也有和林二走的近的姑娘,见她要吃亏,不肯在这个事儿继续纠缠,转而说了别的,“刚刚咱们还说呢,这京里的喜事一桩接一桩的,这眼看安大姑娘出嫁后,就是路大姑娘了。”
  “前两天我听说,安泰公主今年也要下降了?”
  安泰公主生母出身不高,在公主六岁那年又去了,公主也没再有个养母,就一直养在了公主所,如今已经十七了,眼看着比她年纪小的十二皇子都要成婚了,皇后娘娘终于想起了这个实在没什么印象的公主。
  安泰公主没什么势力,也不得宠,却是皇家中人,用她挑起别的话头,既让人感兴趣,也不怕得罪了谁,最合适不过。

章节目录

古代主流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兔飞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符号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符号娘并收藏古代主流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