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候启的幸运,此时在北城区的刀疤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在北城区市郊,一处叫盘龙赛车城的地下车库里,一片喊杀声响彻云霄。
  如果不是郊区的话,这般动静恐怕很是容易惹起社会恐慌。
  “大哥,坚持不住了,撤退吧!”
  战圈中,一个长发青年一刀砍翻一个敌人后声音沙哑的对一旁的一个刀疤脸大喊道。
  刀疤脸此时眼睛通红,一边挥舞着自己手里的片刀,一边抹了把脸上的血水,同样声音沙哑道:“不能退,可以守住,一定可以。”
  语气很轻,但是异常坚定。
  “大哥,守不住的,你看看那边!”
  长发青年见刀疤还要死撑,顿时就急了起来,指向不远处的人群里,只见一个大个子男人正以一种碾压的姿态横扫刀疤的小弟。
  那个大个子不是别人,正是九爷排过来的榔头。
  而在另一半,魏虎也是以一种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以一打十,虽然没有榔头那么变态,但是也是恐怖如斯。
  “他们……是齐涛的人。”刀疤目光怔怔的看着他们,狠狠的喘息了一口气后道:“我和他素来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要下如此死手。”
  “还不是因为野心膨胀了!”
  长发青年站在一旁再次收割了一条人命后,急切道:“大哥你看那个大块头和魏虎,明显就不是普通人!”
  “我知道,武者!”
  刀疤点了点头,目光里充满了畏惧。
  “那为什么我们还不跑!”
  长发青年面露不解。
  “跑不掉。”
  刀疤摇了摇头,然后缓缓道:“再说了,我苦苦经营这么多年的北城,怎么如此心甘情愿的拱手让人?”
  “大哥,你固执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长发青年见刀疤居然还是放不下这里家业顿时气愤的不行。
  “道理我懂,但是,如果我走了,这些兄弟怎么办?”
  刀疤一边挥舞着砍刀,一边道。
  “你也知道为了兄弟着想啊,如果你再不下令撤退,他们真的都死光光了!”
  长发青年恨铁不成钢,然后一把把一个齐涛的小弟砍断一只胳膊后,回头对刀疤道:“大哥,撤吧,保留点火种,我们日后还是可以东山再起的!”
  刀疤也是被长发青年这番话说的意动起来,然后沉默了片刻,看向他问道:“走可以,但是我们走之后去哪?”
  “可以去找候启!”
  长发青年毫不犹豫道。
  “候启?”刀疤怔住了,随即目光怀疑的看向长发青年,“你该不会是他派来的卧底吧?”
  “卧底?”长发青年瞬间愣住了,随即苦笑的摇了摇头道:“大哥,我怎么可能是卧底啊,我可是陪你一起打江山的元老啊!”
  刀疤闻言也是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说,为什么要去找候启?”
  “两个原因,一,候启他为人讲道义,这个事情大哥估计你自己也知道。”
  “二,那就是目前为止,咱们三家里,只有候启可以和齐涛掰手腕,如果我们想东山再起,只能借候启的手!”
  长毛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样的话……”
  刀疤沉吟了一下,正在思索要不要去投奔候启时。
  “呀!”
  忽然一声爆呵从他耳边如同炸雷一般响起。
  紧接着就看见榔头拿着一个狼牙棒朝他冲了过来。
  “大哥小心!”
  长发青年脸色顿时一骇,然后一把推开刀疤自己横身拦了上去。
  噗!
  一声穿透声响起。
  只见在长毛胸口上赫然出现一个血淋淋狰狞的窟窿,而在那血窟窿里面一柄狼牙棒就跟镶嵌住了一般狠狠的插上面。
  里面内骨内脏,清晰可见!
  “大哥快走!”
  长发青年嘴里吐出一口血沫,面色痛苦对刀疤喊道。
  刀疤看着长毛那挣扎的表情也是一心里一紧,撕心裂肺的喊道:“长毛!!!”
  说着,就想朝他冲去。
  “大哥,你走啊,别过来,你不要让我白死啊!”
  长发青年见刀疤既然还想冲过来,顿时眼睛都红了,一把抱住榔头的腰往前推去,一边歇斯底里的吼道:“大哥,快跑,如果有机会,记得给我报仇!”
  说完,他大叫一声,拼尽全力的想把榔头推回去。
  “嗯?拼死顽抗?”
  榔头也是眼睛一瞪,随即冷笑一声:“找死!”
  说完,他一个拐肘顶,顶到了长毛后背心。
  噗!
  长毛顿时一口鲜血喷出,血液里才参杂着内脏碎渣,显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可是饶是这样,他还是没有放开榔头,一直死死的抱着他的腰。
  刀疤见长毛居然为了自己不惜性命来阻拦榔头,也是感动万分,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多愁善感的地方。
  于是一咬牙:“长毛,哥答应你,一定会为你报仇!”
  说完,他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然后对着还在拼杀的其余兄弟大喊道:“兄弟们,撤!都上车,撤啊!”
  紧接着他就快步跑向旁边的一辆越野,翻身上去后,马力开足,直接横冲直撞的朝人群里冲去,为那些兄弟争取时间。
  “想跑?”
  榔头一咬牙,然后把长毛头发一抓,狠狠的往下一砸,砰,顿时就跟西瓜炸开了。
  随手跟扔垃圾了把长毛扔在一边后,就抬脚朝刀疤追去。
  可是就算他是武者后期修为也是追不上全速的越野,于是他目光一狠,看了一眼四周,捡起地上一把片刀就扔了出去。
  哐!
  一声玻璃碎声响起,下一秒那片刀就跟切豆腐一样连同着车体个车玻璃削碎,然后狠狠的砍中了刀疤左手。
  “啊!!!”
  一声惨叫。
  刀疤冷汗涔涔的看了眼已经跟自己胳膊分离的左手,他一咬牙,扯破自己外衣把断臂包住后,强撑着身子开车蹿了出去。
  不一会,越野车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飞射出去老远。
  “该死的,跑了!”
  榔头怒骂一声。
  “快,上车追!一定要把刀疤弄死!”
  魏虎自知不能让刀疤逃走,如果真的跑了那么日后他必定成为一个心头大患,于是他当机立断,直接大喝一声:“兄弟们,上车,把逃走的人全部给我追上杀了!”

章节目录

仙婿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兔飞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抹茶鲱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抹茶鲱鱼并收藏仙婿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