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昊然和柳浩淼的做法令人难以启齿,对于这种卸磨杀驴的人,一般结果都不会太好。
  而此刻,在北城区朝阳地产,董事长办公室里,一个肥胖的男子正压在一个妩媚女子的身上剧烈蠕动着。
  女子声音高昂,胖男人也是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下面蠕动的同时,他那张如同肥肠的大嘴来回在女子脸上蹭着。
  “宝贝,你好厉害……”
  肥胖男子一边喘息着一边说道。
  女子没有回答,而是用着一阵阵嗯嗯嗯的声音回应道。
  那魅惑不已的声音就仿佛是最后的冲锋信号一般,肥胖男子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起来。
  嘭!
  就在两人正准备共赴巫山之时,只听一道剧烈的踹门声忽然从外面响起。
  原本就快到紧要关头的两个人,当听见这声巨响后,顿时都吓了一激灵,尤其是肥胖男子,更是滋溜一声从里面滑了出来。
  赶忙提好裤子后看着门口,怒骂道:“日你亲娘舅,谁特么是在外面踹老子门?”
  “是老子!”
  就在肥胖男子话音刚落,一道更加霸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紧接着只见候启带着卢强一股气势汹汹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肥胖男子当见来人后,顿时惊讶一声,随即道:“候启,你来我公司干嘛!”
  “干嘛?”
  候启冷哼一声,看了眼沙发上正在穿衣服的女子后,冷笑道:“王朝阳,好雅趣啊,打了我公司员工不说现在还有兴趣在办公室玩女人?”
  没错,这个肥胖的男人正是候启竞争对手,朝阳地产的董事长王朝阳。
  王朝阳听见候启那戏谑的声音后,脸色也是羞红了一下,拍了拍女子的翘臀示意她先出去。
  然后这才正色道:“候启,你可别血口喷人啊,我什么时候打了你公司员工了?”
  “呵,血口喷人?”
  候启冷笑一声,抓起沙发上王朝阳的西装把沙发的液体擦拭掉后,一屁股做下去,道:“你是没打,但是你拍你手下的人打了,王胖子,老子给你一次机会,把打人的人交出来,这件事情我就当算了。”
  “我交人,我交什么人,候启你他娘的别莫名其妙啊,老子的人可都老老实实待着呢!”
  王朝阳虽然综合实力不如候启,都是多多少少还是能掰一下手腕的,所有他也是丝毫不畏惧,瞪着眼睛道。
  砰!
  可是就在他这话说完,候启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自己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冷冷道:“死不承认是吧?”
  “那好,别叫我调查出来,不然我把你手里的人一个个都杀了,我看你还承不承认!”
  说完,候启起身对卢强道:“强子,去派人调查,凡事在棚户区出现过的混混或者是道上的,全部给我压回乾元大厦,我倒是想看看,是你最硬还是我刀子硬!”说着,候启目光犀利的看向王朝阳。
  王朝阳毕竟只是一个半路出家的黑涩会,跟候启这种正统大哥比起来顿时显得逊色了不少,听了候启那赶尽杀绝的话,肥脸差点没凝出水来。
  “候启,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王朝阳行的直坐的正,你想污蔑我,没门!”
  王朝阳此刻气的脸色发青,颤抖的身子指着候启,大骂道:“北城棚户区那块地咱们说好的是对擂竞争,现在你给我玩这一出,是不是想耍赖皮?”
  “我耍赖皮?”
  候启瞬间扭过头,目光如同蛇蝎一样盯着王朝阳冷笑道:“我看,是你心虚了吧?”
  “我心虚?”王朝阳怒极反笑,对着候启连连点了好几个头:“可以,候启,老子叫你去查,如果不是我手下兄弟打的,我和你不死不休!”
  嘎!
  王朝阳这句破釜沉舟的话让候启愣了一下,他知道王朝阳这个人性格,一般不会说狠话,但是这次居然罕见的对自己放出狠话,一时间候启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
  “王胖子,你跟我耍狠?”
  候启眯了眯眼睛。
  王朝阳看着候启那威胁的眼神,顿时内心咯噔了一下,恢复了一下情绪后,压住声音道:“候老大,我不知道你从哪他说的是我派人打了你公司员工,实在不行,我们叫人出来对峙,我们两家都说好了公平竞争,我还给你搞出那么多花花肠子赶忙?”
  候启听见王朝阳退步,神色也是缓和了一下,还没等他回话,只听自己兜里手机忽然响起。
  候启摸出手机一看,是陈望北打来的。
  于是他赶忙把身子扭到一旁,接通电话道:“喂,陈先生。”
  “候启,你不用查了,人不是朝阳地产的人干的,是柳家柳浩淼请刀疤的人打的,今天这件事情都是柳家人一手策划的。”
  “什么?柳家?”
  候启听完后顿时怒不可揭,咬牙切齿道:“草他姥姥的柳家,一个在一线退下来的家族居然敢给我玩无间道,难道真的以为我候启怕他?”
  “行了,柳家等对擂那天再说吧,他们居然敢在背后搞小动作,是得敲打敲打,你去联系萧俊远,对擂那天,叫他也到场。”
  挂断电话后,候启面色阴沉起来,回头看了眼王朝阳,道:“王朝阳,虽然事情不是你做的,但是和你也脱不了干系!”
  “跟我有什么关系?”
  王朝阳被这个屎盆子扣的异常难受,忍不住反问道。
  “哼,问你的好合作伙伴柳家吧!记住,下周日,咱们擂台上见真章,我看你请来的高手多厉害!”
  说完,候启扭头就离开了王朝阳的办公室。
  留下王朝阳一个人在他那里喃喃自语道:“柳家?”
  …………
  红叶山庄内,陈望北买完炼丹炉后就迫切的钻入了后面那栋小别墅。
  此时,那栋小别墅似乎已经成了陈望北一个人的独有领地,除了平时打扫卫生的保姆和有事前来禀报的魏管家,一般没有人再会来这里。
  此时,在别墅后面的温泉旁边,陈望北正盘腿就地而坐,手里拿着那个刚刚从古玩街淘回来的炼丹炉前前后后的清洗了一遍。
  “品色还不错,虽然质地差了点,不过一阶丹药应该可以炼制吧?”
  陈望北把炼丹炉放在地上,摸了摸下巴后自言自语道。
  片刻后,陈望北拍了拍大腿:“试试看吧,先不弄那么高端的丹药,弄一个一阶的蓄力丹试试看。”
  说干就干,反正上次萧俊远送来的那批药草他还没有用完,不如先试试看,如果连一阶蓄力丹这种最低级的丹药都炼制不了,那其余的丹药就更加不用说了。

章节目录

仙婿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兔飞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抹茶鲱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抹茶鲱鱼并收藏仙婿无双最新章节